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习南传佛法

http://user.qzone.qq.com/1745132505/info

 
 
 

日志

 
 
 
 

《微妙的缘起》(二)  

2017-08-18 16:5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微妙的缘起》(二)

比丘们!以眼见色后,他对可爱样子的色贪着,对不可爱样子的色排拒,住于身念未建立,少心的,不如实了知心解脱、慧解脱:那些恶不善法无余灭之处,他这么进入赞成与反对,凡任何他感受或苦或乐或不苦不乐受,他欢喜、欢迎、持续固持那个受;当他欢喜、欢迎、持续固持那个受时,则生起欢喜;凡在受上欢喜者,则是取;以其取为缘而有有;以有为缘而有生;以生为缘而有老、死、愁、悲、苦、忧、绝望生起,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以耳听声音后,……以鼻闻气味后,……以舌尝味道后……以身触所触后,……以意识知法后,他对可爱样子的法贪着,对不可爱样子的法排拒,住于身念未建立,少心的,不如实了知心解脱、慧解脱:那些恶不善法无余灭之处,他这么进入赞成与反对,凡任何他感受或苦或乐或不苦不乐受,他欢喜、欢迎、持续固持那个受,他欢喜、欢迎、持续固持那个受;当他欢喜、欢迎、持续固持那个受时,则生起欢喜;凡在受上欢喜者,则是取;以其取为缘而有有;以有为缘而有生;以生为缘而有老、死、愁、悲、苦、忧、绝望生起,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这里,如来、阿罗汉、遍正觉者、明与行具足者、善逝、世间知者、应该被调御人的无上调御者、人天之师、佛陀、世尊出现于世间,他以证智自作证后,为这包括天、魔、梵的世界;包括沙门、婆罗门的世代;包括诸天、人宣说,他教导开头是善、中间是善、终结是善;意义正确、辞句正确的法,他说明唯独圆满、遍清净的梵行。屋主、屋主之子或在其他族姓中出生者听闻那个法。听闻那个法后,他于如来处获得信,具备那获得的信,他像这样深虑:『居家生活是障碍,是尘垢之路;出家是露地,住在家中,这是不容易行一向圆满、一向清净的磨亮海螺之梵行,让我剃除发须、裹上袈裟衣后,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过些时候,他舍断少量的财富聚集或舍断大量的财富聚集后;舍断少量的亲属圈或舍断大量的亲属圈后,剃除发须、裹上袈裟衣后,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 


  当这样出家时,他进入比丘的生活规定:舍断杀生后,他是离杀生者,他住于已舍离棍棒、已舍离刀剑、有羞耻的、同情的、对一切活的生物怜愍的。舍断未给予而取后,他是离未给予而取者、给予而取者、只期待给予物者,以不盗取而自我住于清净。舍断非梵行后,他是梵行者,远离俗法而住,已离婬欲。舍断妄语后,他是离妄语者、真实语者、紧随真实者、能信赖者、应该信赖者、对世间无诈欺者。舍断离间语后,他是离离间语者:他从这里听到后,不为了对这些人离间而在那里说,或者,他从那里听到后,不为了对那些人离间而在这里说,像这样,他是分裂的调解者、和谐的散播者、乐于和合者、爱好和合者、喜欢和合者、作和合之言说者。舍断粗恶语后,他是离粗恶语者,他以柔和的言语:悦耳的、可爱的、动心的、优雅的、众人所爱的、众人可意的,像那样的言语与人说话。舍断杂秽语后,他是离杂秽语者:他是适当时机之说者、事实之说者、有益处之说者,如法之说者、如律之说者;他以适当时机说有价值、有理由、有节制、具有利益的话。他是离破坏种子类、草木类者,是晚上停止、戒绝非时食的一日一食者,是离跳舞、歌曲、音乐、看戏者,是离花环、香料、香膏之持用与庄严、装饰状态者,是离高床、大床者,是离领受金银者,是离领受生谷者,是离领受生肉者,是离领受女子、少女者,是离领受男奴仆、女奴仆者,是离领受山羊与羊者,是离领受鸡与猪者,是离领受象、牛、马、骡马者,是离领受田与地者,是离从事差使、遣使者,是离买卖者,是离在秤重上欺瞒、伪造货币、度量欺诈者,是离贿赂、欺瞒、诈欺、不实者,是离割截、杀害、捕缚、抢夺、掠夺、暴力者。 


  他是已知足者:以衣服保护身体、以施食保护肚子,不论出发到何处,他只拿[这些]出发,犹如鸟不论以翼飞到何处,只有翼的负荷而飞。同样的,比丘是已知足者:以衣服保护身体、以施食保护肚子,不论出发到何处,他只拿[这些]出发。已具备这圣戒蕴,他自身内感受无过失的安乐。

 
  他以眼见色后,不成为相的执取者、细相的执取者,因为当住于眼根的不防护时,贪忧、恶不善法会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动,保护眼根,在眼根上达到自制;以耳听声音后,不成为相的执取者、细相的执取者,因为当住于根的不防护时,贪忧、恶不善法会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动,保护根,在根上达到自制;以鼻闻气味后,不成为相的执取者、细相的执取者,因为当住于根的不防护时,贪忧、恶不善法会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动,保护根,在根上达到自制;以舌尝味道后,不成为相的执取者、细相的执取者,因为当住于根的不防护时,贪忧、恶不善法会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动,保护根,在根上达到自制;以身触所触后,不成为相的执取者、细相的执取者,因为当住于根的不防护时,贪忧、恶不善法会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动,保护根,在根上达到自制;以意识法后,不成为相的执取者、细相的执取者,因为当住于意根的不防护时,贪忧、恶不善法会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动,保护意根,在意根上达到自制已具备这圣根自制,他自身内感受不受害的安乐。

 
  他在前进、后退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前视、后视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肢体]曲伸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穿]衣、持鉢与大衣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饮、食、嚼、尝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大小便动作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行、住、坐、卧、清醒、语、默时是正知于行为者。

 
  已具备这圣戒蕴,已具备这圣知足,已具备这圣根自制,已具备这圣正念与正知,他亲近独居的住处:林野、树下、山岳、洞窟、山洞、墓地、森林、露地、稻草堆。他食毕,从施食处返回,坐下,盘腿后,挺直身体,建立起面前的正念后,舍断对世间的贪婪,以离贪婪心而住,使心从贪婪中清净。舍断恶意与瞋怒后,住于无瞋害心、对一切活的生物怜愍,使心从恶意与瞋怒中清净。舍断惛沈睡眠后,住于离惛沈睡眠、有光明想、正念、正知,使心从惛沈睡眠中清净。舍断掉举后悔后,住于不掉举、自身内心寂静,使心从掉举后悔中清净。舍断疑惑后,住于脱离疑惑、在善法上无疑,使心从疑惑中清净。

 
  他舍断这些心的随杂染、慧的减弱之五盖后,从离欲、离不善法后,进入后住于有寻、有伺,离而生喜、乐的初禅。

 

再者,比丘们!比丘以寻与伺的平息,自信,一心,进入后住于无寻、无伺,定而生喜、乐的第二禅

 

再者,比丘们!比丘以自信,一心,进入后住于无寻、无伺,定而生乐的第三禅

 

再者,比丘们!比丘以自信,一心,进入后住于不苦不乐,由平静而正念遍净的第四禅。

 

比丘们!以眼见色后,他对可爱样子的色不贪着,对不可爱样子的色不排拒,住于身念已建立,无量心的,如实了知心解脱、慧解脱:那些恶不善法无余灭之处,他这么舍断赞成与反对,凡任何他感受或苦或乐或不苦不乐受,他不欢喜、不欢迎、不持续固持那个受;当他不欢喜、不欢迎、不持续固持那个受时,则欢喜被灭;那欢喜灭者,则是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以有灭而生灭;以生灭而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被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以耳听声音后,他对可爱样子的色不贪着,对不可爱样子的色不排拒,住于身念已建立,无量心的,如实了知心解脱、慧解脱:那些恶不善法无余灭之处,他这么舍断赞成与反对,凡任何他感受或苦或乐或不苦不乐受,他不欢喜、不欢迎、不持续固持那个受;当他不欢喜、不欢迎、不持续固持那个受时,则欢喜被灭;那欢喜灭者,则是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以有灭而生灭;以生灭而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被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以鼻闻气味后,他对可爱样子的色不贪着,对不可爱样子的色不排拒,住于身念已建立,无量心的,如实了知心解脱、慧解脱:那些恶不善法无余灭之处,他这么舍断赞成与反对,凡任何他感受或苦或乐或不苦不乐受,他不欢喜、不欢迎、不持续固持那个受;当他不欢喜、不欢迎、不持续固持那个受时,则欢喜被灭;那欢喜灭者,则是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以有灭而生灭;以生灭而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被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以舌尝味道后他对可爱样子的色不贪着,对不可爱样子的色不排拒,住于身念已建立,无量心的,如实了知心解脱、慧解脱:那些恶不善法无余灭之处,他这么舍断赞成与反对,凡任何他感受或苦或乐或不苦不乐受,他不欢喜、不欢迎、不持续固持那个受;当他不欢喜、不欢迎、不持续固持那个受时,则欢喜被灭;那欢喜灭者,则是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以有灭而生灭;以生灭而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被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以身触所触后,他对可爱样子的色不贪着,对不可爱样子的色不排拒,住于身念已建立,无量心的,如实了知心解脱、慧解脱:那些恶不善法无余灭之处,他这么舍断赞成与反对,凡任何他感受或苦或乐或不苦不乐受,他不欢喜、不欢迎、不持续固持那个受;当他不欢喜、不欢迎、不持续固持那个受时,则欢喜被灭;那欢喜灭者,则是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以有灭而生灭;以生灭而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被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以意识知法后,他对可爱样子的法不贪着,对不可爱样子的法不排拒,住于身念已建立,无量心的,如实了知心解脱、慧解脱:那些恶不善法无余灭之处,他这么舍断赞成与反对,凡任何他感受或苦或乐或不苦不乐受,他不欢喜、不欢迎、不持续固持那个受;当他不欢喜、不欢迎、不持续固持那个受时,则欢喜被灭;那欢喜灭者,则是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以有灭而生灭;以生灭而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被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比丘们!你们要忆持这我以简要[教导的]渴爱之灭尽而解脱,还有被大渴爱网、渴爱柱子所缚的渔夫的儿子沙低比丘。」 


  这就是世尊所说,悦意的那些比丘欢喜世尊所说。渴爱的灭尽大经第八终了。 

 

觉音在《清净道论》里解释三世缘起

《微妙的缘起》(二) - dhammavaro - 学习南传佛法

 

 

2)(三世两重因果)

  ①(二种有轮的三时)如是已知,则应更知:

有轮的根本是无明与渴爱,

过去等是它的三时,

依照十二支中的自性,

分为二、八、二的诸支。

 

当知无明及渴爱二法是有轮的根本。这有轮有二种:因为从前际而得来,故无明是根本而受为最后;从后际的相续,故渴爱是根本而老死为最后。此中前者是依见行者说,后者是依爱行者说;因为见行者的无明(是轮回的引导者)及爱行者的渴爱是轮回的引导者。或为除断见而说第一(有轮),因为由于果的生起而显示诸因非断之故;为除常见而说第二(有轮),因为显示其生起之法而成老死之故。或为胎生者而说前者,因为说明依次转起之故。为化生者而说后者,因为显示一时生起[606]187之故。过去、现在、未来是它(有轮)的三时。在圣典中,从它们的自性说:无明与行二支为过去时,以有为最后的识等八支为现在时,生及老死二支为未来时。

 

②(三连结及四摄类)更应知道:  这有轮而有以因及果与因为首的三连结,

有四分摄及二十行相的辐,

有三轮转,

辗转不息。

 

此中:行与结生识之间为一因果的连结,受与爱之间为一果因的连结,有与生之间为一因果的连结,如是当知“有以因及果与因为首的三连结”。

 

其次依三连结的初后而差别为四摄类:即无明与行为一摄;识、名色、六处、触、受为第二摄;爱、取、有为第三摄;生、老死为第四摄。如是当知这有轮的“四分摄”。

 

  ③(二十行相的辐)

过去有五因,今世有五果,

今世有五因,未来有五果。

 

当知以此等二十行相的辐为“二十行相的辐”。此中:“过去有五因”,亦不过是说无明与行的二种而已。但因为无知者而渴爱,渴爱者而取,以取为缘而有,故(于无明及行中)亦包摄了爱、取、有。所以说:[607]188“于以前的业有,痴即无明,努力为行,欲求为渴爱,接近为取,思即是有。如是此等于以前的业有的五法,是今世结生的缘”。

 

这里的“于以前的业有”,是在以前的业有,意即在过去生时所作的业有。“痴即无明”,即那时对于苦等的痴,并为痴所痴迷而行业,便是无明。“努力为行”,即彼行业者以前所起的思(意志)──即如生起“我将布施”之心,乃至一月、一年而准备其所施之物者的思。到了把所施之物置于受者的手中的人的思,便名为(业)有。或者于一(意门)转起的六速行中的思,名为努力的行。于第七(速行的思)为有。或者任何思都名为有,而相应的思为努力之行。“欲求为渴爱”,即彼行业者对于生有之果的欲求和希求名为渴爱。“接近为取”,是业有之缘──即如“我作此行,将于某处而受诸欲或断灭”等的转起、接近、执、执取,是名为取。“思即是有”,是说在努力之后的思为(业)有。当知如是之义。

 

“今世有五果”,即如圣典所说的从识至受的五种。即所谓:[608]189“此世的结生为识,入胎为名色,净色为处,去触为触,曾受为受。如是此等于此世的生有的五法,是以宿作的业为缘”。此中:“结生识”──此识之所以称为结生,因为是连结于他(过去)有而生起之故。“入胎为名色”──那来入于母胎之中的色与非色诸法,如入来似的,是为名色。“净色为处”──是指眼等的五处而说。“去触为触”──去触所缘而生起触,是名为触。“曾受为受”──与结生识,或与以六处为缘的触共同生起的异熟受,是名为受。此义应知。

 

“今世有五因”,是渴爱等;即来自圣典所说的爱、取、有。说有之时,则包含了它的前分(行)或与它相应的行。说爱与取之时,则包含了与它们相应的(无明)或愚痴者以彼而行业的无明。如是则有(爱、取、有、行、无明的)五因。所以说:[609]190“因为此世成熟了的处,痴即无明,努力为行,欲求为渴爱,接近为取,思即是有。如是此等于今世业有的五法,是未来的结生之缘”。此中:“此世成熟了的处”──是显示于成熟了的(内六)处的作业之时的痴迷。余者易知。

 

“未来有五果”,是识等的五种,它们是用生的一语来说的。  老死亦即彼等(识等)的老死。所以说:[610]191“未来的结生识,入胎为名色,净色为处,去触为触,曾受为受。如是此等五法于未来的生有,是以此世所作之业为缘的”。这是二十行相的辐。

 

 ④(三轮转)其次“有三轮转,辗转不息”,此(缘起支)中:行与有为业轮转。无明、渴爱、取为烦恼轮转。识、名色、六处、触、受为异熟轮转。这有轮以此等三种轮转为三轮转。因为直至烦恼轮转未断,则无间断之缘,故为“不息”;再再回转,故为“辗转”。

 

泰国佛使比丘对缘起的解释

 《微妙的缘起》(二) - dhammavaro - 学习南传佛法

 

佛使比丘认为:错误地解释缘起,使佛教衰灭。

 

“你知道为什么佛教会在印度消失吗?不同的人会提出不同的解释。例如,因为外敌入侵压迫佛教。但我不认为是这样,我想佛教从印度消失的主因是因为佛教徒错误地解说法义,将佛教的中心思想──缘起,解释为印度教或婆罗门教三世轮回及梵我的思想。我相信,这才是使佛教从印度很快消失的真正原因。当缘起错解为有个主体或自我时,印度的佛教就完全消失了,而且什么都不遗留,只是印度教的附属品罢了。

 

错误的解释必定是从一些这类的情况开始,而这事件是不是有意造成的呢?这就难以得知了。婆罗门教为佛教之敌且想并吞佛教是一个事实,因此很可能有人故意要毁灭佛教,我无心诽谤婆罗门教,但是这种推测的可能性很高。佛教并不主张常见,它不说有个「人」、「我」或「众生」,没有「人」在生死轮回中流转。佛教中无「人」、无「众生」,但现在既然把缘起解说成贯通三世,就有个流转其中的「众生」或「人」,这实在是佛教真正的灭亡!

 

在《清净道论》以前,没有任何可依据的文献记载结生识是缘起的开端,接着产生新的有,并在果报之后随着烦恼招感来世。这样清楚的文字证据是在一千五百年前,只有在《清净道论》中,才出现三世轮回和结生识的记载。

 

如果你要《清净道论》之前的证据,则应该到第三次结集会议上去找。那时某些所谓「假的僧人」被命令离开僧团,而那些「真的僧人」则不必,在筛选过程中,僧人被要求表达对佛法的观念。如果有任何僧人不是「分别论者」【译注二】,未把生命分析为缘生法、蕴、界、六入,而像渔夫之子嗏帝比丘(Bhikkhu Sati)一样,认为有个轮回生死的主体,那么他就会被视为「非分别论者」,而因抱持常见的邪见,被逐出僧团。

 

也就是说,在第三次结集时,那些认为有个主体的僧人被去除僧籍,只留下那些不这样认为的僧人。我们由此可知,常见始于二千二百多年前的第三次结集,那时有许多人伪装成佛教僧人,他们认为有个主体或自我,这个事实本身就足以被视为是导致佛教教团以自我来诠释缘起的根本关键。虽然这些僧人被逐出僧团,但很可能仍然有些人(僧团中或僧团外都有)相信有个自我,并以此教导别人。

 

总之,我很想说明,在佛历三百年第三次结集之前,基本教义还保持纯正。但从那之后,佛法渐渐倾向主体、自我的观念,而开始变得模糊不清。错误的佛法就从当时开始传播,如各位所知,佛教最后从印度消失了。然而为什么耆那教【译注三】,或更适合称为塞那教(Saina),却没有从印度消失?那是因为它的原始教义从未被改变过。

 

佛教的基本教义从主张「无我」转变到有「我」时,佛教便消失了,自我的观念进入佛教当下,佛教随即自然而然地从印度消失。这就是缘起被错解的现象,而文献证据则是由《清净道论》开始。以上我所要说的是,缘起的诠释在何时开始违背佛陀本怀。

 

[名色的生灭]

如果你问这两个问题,有三个不同层次的答案可以回答:

一、名色在每一剎那间生灭。但这种解释几乎没有人知道或想知道,甚至认为不需要知道。我们的名色、身心在每一剎那间生灭,这是使用阿毗达磨的解释。心生起后就相续地在有分心(bhavanga-citta)之间生、住、灭,而一个生、住、灭的流转,就称为一剎那,它比一眨眼的时间还快。根据这个意思,名色或「人」在每一剎那间生灭,其速度快得无法以嘴巴计算。【译注四】

 

二、名色或「人」在一剎那间生灭,这种解释和电流的高频率解释类似。当电流通过一个连续不

 

“现在不可能说出谁是第一位以贯通三世解释缘起的人,或何时开始有这样的解释,虽然最早的文献记载于《清净道论》,但可确定的是,在此书之前贯通三世的缘起说就已经存在了。如果你想更详细地知道这种教法,去打开那些教导缘起的佛学院所使用的书籍以及《清净道论》,你就会发现延续三世的缘起解释。一般人所教导的缘起是:无明和行是过去因,即前世的因;识、名色、六入、触和受是今世的果;爱、取、业有(kamma-bhava)是今世的因;最后,生有(uppatti bhava)以及生、老死就是来生的果,这样便形成了三世。

 

再复习一次,我们看到十二支被切割如下:前两支被列为前世,接着在中间的八支被判属今生,最后一或两支则是来世的果,这一系列延续三世。有三个连接点被称为「连结」(sandhi):其中一个是介于前世和今世的生之间;另一个是在这一生的中间,介于因和果之间;最后一个连结今世和来世的生。然而奇怪的是,这个说法使用「遥远的时间」(attha)这个字来连结三世,所以便产生了遥远的过去世、遥远的现在世和遥远的未来世。但这不符合巴利经文,因为巴利经文从未把现在称为「遥远的时间」,只有过去和未来有「遥远的时间」的记载,即指遥远的前世、遥远的来世,但若指称「现在」就不用attha这个词。然而现今,人们将attha直译成「时间」,用来表示过去、现在和未来三世。

 

这十二支是以惑、业、异熟来区分。无明是过去的惑,行是过去的业;识、名色、六入、触和受是现今的业报,爱和取是今世的惑,业有是今生的业,它发展出未来;生有以及生、老、死是来世的业报,就这样解释前世、今世、来世。这就是一次缘起流转贯通三世的说法。想一想吧!

 

关于这点,过去有位泰国僧王桑柯拉相信这样的解释已被错误地教导了一千年,但他并不确定该如何正确地解释,据他推测,缘起或许应该只在一世中。我想我是个固执的小孩,因为我坚决支持巴利经文的解释──缘起中一次心理活动的流转就如闪电。当它因为无明力量而起造作,就被称为一个流转或一个轮转,因此在一天之中,缘起就会发生很多很多次。

 

将缘起解释成贯通三世是错误的,它不符合原始巴利经文,因为它提出了「自我」atta、「梵我」的错误观念,这是常见。而且伤害最大的是,它没有为任何人带来任何益处或用处。

 

将缘起解释成贯通三世是完全没有用处的,因为它不能落实在修行中。不能修行的理由是因在前世,而果在今世,如果因在前世,而果在今世,那能解决什么问题?如果今世的因导致来世的果,除了如痴人说梦空有收获外,又能带给人们什么好处?

 

而且,三世的解释不符合「法」的准绳:「直接体验sandithiko,当下可以得到成果akaliko,让大家一起来看ehipassiko,向内观照opanayiko,智者亲自体证paccattam veditabo vi??uhi ti。」它引进常见的「灵魂」或「自我」,这是错误的,完全没有益处,无法用来修行,所以放弃这样的知见以及观念,让我们回到原始巴利经文吧!这些经文在文字和意义上才是正确的。~《生活的缘起》佛使比丘”

 

达摩难陀长老对缘起的解释

《微妙的缘起》(二) - dhammavaro - 学习南传佛法

 

达摩难陀长老《佛教徒信仰的是什么》,对《巴利经藏》有关经文的解

1. 缘于无明[1](贪、嗔、痴等烦恼)而产生[2][3](造作诸业)。

2. 缘于“行”(造作诸业)而产生“[4](业识)。

3. 缘于“识”(业识)而产生“名色”(物质与心理现象)。

4. 缘于“名色”(物质与心理现象)而产生“六入”(眼、耳、鼻、舌、身、意)。

5. 缘于“六入”(眼、耳、鼻、舌、身、意)而产生“[5](外境接触)。

6. 缘于“触”(外境接触)而产生“[6](苦、乐的感受)。

7. 缘于“受”(苦、乐的感受)而产生“[7](对境生爱欲)。

8. 缘于“爱”(对境生爱欲)而产生“[8](追求造作)。

9. 缘于“取”(追求造作)而产生“”(业因完成)。

10. 缘于“有”(业因完成)而产生“[9](在受于身)。

11. 缘于“生”(在受于身)而产生“老死[10](未来身之老死)

注:

1.巴利大藏经·相应部》(卷12章2):“诸比!无知于苦,无知于苦集,无知于苦灭,无知于趣苦灭之道,诸比!以此谓之无明。

2.巴利大藏经·相应部》(卷12章2):“此等有三行:身行、口行、心行是。诸比!以此谓之行。

3.注意:此处的“行”与五蕴“行蕴”是有区别的:“行蕴”除了此处的“行”,还包括了与果报心、唯作心、道心、果心相应的思。

4.巴利大藏经·相应部》(卷12章2):“此等有六识身: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是。诸比!以此谓之识。

5.巴利大藏经·相应部》(卷12章2):“诸比丘!何为触?诸比丘!有六触身:眼触、耳触、鼻触、舌触、身触、意触是,诸比丘!以此谓之触。

6.巴利大藏经·相应部》(卷12章2):“诸比丘!何为受?诸比丘!此等有六受身:眼触所生之受,耳触所生之受,鼻触所生之受,舌触所生之受,身触所生之受,意触所生之受是,诸比丘!以此谓之受。

7.巴利大藏经·相应部》(卷12章2):“诸比丘!何为爱?诸比丘!此等有六爱身:色爱、声爱、香爱、味爱、触爱、法爱,诸比丘!以此谓之爱。

8.巴利大藏经·相应部》(卷12章2):“诸比丘!何为取?诸比丘!此等有四取:欲取、见取、戒禁取、我语取。诸比丘!以此谓之取。

9.巴利大藏经·相应部》(卷12章2):“诸比丘!何为生?于各种众生之类,各种众生之出生、出产、降生、诞生、诸蕴之显现,诸处之获得,诸比丘!以此谓之生。

10.巴利大藏经·相应部》(卷12章2):“诸比丘!何为老死?于各种众生之类,各种众生之老衰、衰耄、朽败、白发、皱皮、寿命之颓败、诸根之耄熟,以此谓之老。于各种众生之部类,各种众生之殁、灭、破坏、死、破灭、诸蕴之破坏,遗骸之放弃,此谓之死。如是此老与死,诸比丘!以此谓之老死。

 

十二支缘起的分析

 

无明:于苦无知,于苦集无知,于苦灭无知,趣苦灭之道无知这就是无明。

 

行:有三行:身行、口行、心行以这三种叫做行。

 

识:有六识身: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以这六种叫做识。

 

名色:受、想、思、触、作意、叫做名;四大种及四大种所造之色,这就称为色。如是名与色,叫做名色。

 

六入:有六处:眼处、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这就是六处。

 

触:有六触身:眼触、耳触、鼻触、舌触、身触、意触这六种叫做触。

 

受:有六受身:眼触所生之受,耳触所生之受,鼻触所生之受,舌触所生之受,身触所生之受,意触所生之受这六种叫做受。

 

爱:有六爱身:色爱、声爱、香爱、味爱、触爱、法爱这六种叫做爱。

 

取:有四取:欲取、见取、戒禁取、我语取。以这四种叫做取。

 

有:有三有:欲有、色有、无色有。以这三种叫做有。

 

生:对于各种众生之类,各种众生之出生、出产、降生、诞生、诸蕴之显现,诸处之获得这些叫做生。

 

老死:对于各种众生之类,各种众生之老衰、衰耄、朽败、白发、皱皮、寿命之颓败、诸根之耄熟,这就叫做老。于各种众生之类,各种众生之殁、灭、破坏、死、破灭、诸蕴之破坏,遗骸之放弃,这就叫做死。如是老与死,就叫做老死。

 

如何在日常生活中观察缘起?

 

现在以常人的瞋心来解释。当忆念起往事而瞋心生起时,要认识它是瞋心。然后看它的缘起:前两支的解释是:无明缘行,因为愚痴,不明白佛陀所教的四圣谛(苦、苦因、苦灭、苦灭道)的道理,所以意门莫明其妙的去回想,造作意行。行缘识,这意行靠意识的配合才能运行。识缘名色,储存的意识缘意门,识缘名色也包括了个人的受、想、作意、触。然后名色缘六入,前面的缘起带来后面的果,然后名色缘六根的意根、眼根、耳根等去想、思往事。然后六入缘触,六个根门缘所缘境(恨的人)。然后触缘受,六根触所缘境后,生起感受,这感受是苦受(恨)。然后受缘爱(恨),缘于感受,生起情感(恨)。然后爱(恨)缘取,执取所缘境是‘我’在感受,是‘我’的感受。然后取缘有,这有就是造业的有,所以叫做业有(kamma bhava)。然后有缘生,生指这整个缘起的生起与出现,或者说是五蕴(色、受、想、行、识)的缘起。然后生缘老死,当五蕴住于这新的境时,感受到它的苦,然后因为苦而决定放下,当学会放下后,住于恨的人的缘起就结束,灭了,所以是‘死’。这就是每一天我们不断经历的缘起,它发生在电光火石的瞬间,然后造业,然后再储存在我们的意识里,除非认识这点,採取佛陀教我们的修习慈爱的方法,用慈爱医好自己的瞋心,这瞋心是不会消失的,它会一次又一次当心转去所恨人的所缘境时生起,一次又一次让自己受苦,直到学会慈爱,彻底放下瞋心为止。

 

为何缘起甚深

 

起法是很深很深的。阿难陀他误以为缘起法很浅白,很容易明白。所以他对佛陀说我认为缘起法很容易明白的。但是佛陀告诉他缘起法是很深很深的。阿难陀当时是一个初果圣人。所以他是不可能明白缘起法的。这就是为什么佛陀告诉他缘起法是很深的。当然,后来阿难陀,从初果证得阿罗汉果之后,他就绝对会明白缘起法的。

 

《清净道论》里觉音说:“世尊演说缘起,曾于经典中用“由无明的缘而有行”等的方法说,要解说它的意义的人,应去入于分别论者[435]18的会众。不诽谤诸阿阇梨,不放弃自宗的意义,不攀他宗的意义,不违于经,随顺于律,见大法教[436]19,了解于法,把握其义,再三思虑及以其它的各种方法来解说其意义。解释缘起之义,自然困难,即如古人说:

谛、有情、结生、缘相的四法,

 

难见极难说。

所以除了精通及证得经典之义的人之外,去解释缘起之义实在不易,这样考虑了之后:

现在我想解释此缘相,

如入大海而无立足处,

然此教法严饰着种种的说法,

并有存在着不断的古师之道。

我依此二来释缘起义,

希望你们等持心来听。

古代的阿阇梨亦曾这样说:

谁人乐我而听者,

获得前后(永久的)胜法:

获得前后的胜法,

到达了死王不见的境地。”......

 

“⑤(以甚深的差别)其次关于以义、以法、以说法、以通达(而说明这缘起的)甚深性,世尊说:[612]193“阿难,此缘起甚深,具甚深相”,故应以适宜的甚深的差别而知有轮。

 

(义甚深)此中:无生无老死,不是从生以外的其它而有(老死),而此(老死)是从生而来的。如是这以生为缘而生起之义难知,故此老死以生为缘而生成生起之义甚深。同样的,生以有为缘……乃至行以无明为缘而生成生起之义甚深。是故这有轮义甚深是先说“义甚深”。这里是以因的果而名为义。即所谓:[613]194

 

“关于因之果的智为义无碍解”。

(法甚深)其次以什么行相及什么位置的无明,为什么行的缘,实难觉知,故无明为行的缘的意义甚深。同样的,行……乃至生为老死的缘的意义甚深。是故这有轮的法甚深。这是说“法甚深”。这里是以因为法。即所谓:[614]195“对于因的智为法无碍解”。

 

(说法甚深)其次这缘起,因为是由种种的原因而转起种种的说法,故亦甚深。除了一切知的智以外的智而不得住(不能说缘起法)。而这(缘起),在有些经中顺说,有些逆说,有的顺逆说,有的从中间开始或顺说或逆说,有的作三连结及四种略说,有的作二连结及三种略说,有的作一连结及二种略说,是故这有轮的说法甚深。这是“说法甚深”。

 

(通达甚深)其次此(缘起)中:这无明等的自性,是由于通达无明等的自相(的智)而正通达,因此甚难洞察故甚深。所以这有轮的通达甚深。因为无明的无智无见及谛不通达之义甚深;行的行作、造作、有贪及离贪之义甚深;识的空性、不作为、不转生[615]196及结生现前之义甚深;名色的同时生起、各别(互不相应)、不各别倾向(名)及恼坏(色)之义甚深;六处的增上、世间、门、田及具境之义甚深;触的接触、击触、会合及集合之义甚深;受的尝所缘之味、苦、乐、中庸(舍)、无命者及所受之义甚深;渴爱的欢喜、缚着、如流水、如蔓、如河、爱海及难充满之义甚深;取的取着、把持、住着、执取及难度越之义甚深;有的造作、行作、投之于生、趣、(识)住及(有情)居之义甚深;生的生、入胎、出胎、生起及现前之义甚深;老死灭尽、衰灭、破坏及变易之义甚深。是为此(缘起的)“通达甚深”。”

 

结论

 

修行达到证悟的人,都得通达缘起法,这个可以从许多《巴利三藏》的经文得到肯定。

 

佛陀教导我们断除五下分结与五上分结来证得清净的境界。我们的根本烦恼有三种,即:贪(lobha)、瞋(dosa)、痴(moha)。若再细分,又可分为「十结」(dasa samyojanāni),即:欲贪结、色贪结、无色贪结、瞋恚结、慢结、见结、戒禁取结、疑结、掉举结、无明结。此「十结」四种出世间圣道断除通达缘起将能使修道者更快的解除上述的烦恼结。

 

缘起法是很深的,凡夫或初果圣者是很难明了它的真意,但是修到三果的圣者就能了解它。缘起法是指我们的六个根门怎么样随着条件的反应,而随着外境运作,要能随时观察六根如何随着境界反应,也只有当一个人通过修行提升正念之后才能观察的到,这正是五上分结的掉悔结的烦恼所在。

 

愿众生安乐!

 

法增尊者于澳洲蓝山佛宝寺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